<acronym id="eu62w"></acronym><acronym id="eu62w"><center id="eu62w"></center></acronym>

武漢課件制作公司

主頁 > 行業新聞 >

百余名殘疾人歷時五年制作原創動畫電影編織童話追逐夢想

作者:whywz888 時間:2020-06-08 13:18

  前不久,原創動畫電影《花千谷之花魂之路》在視頻平臺上線年,陜西西安鴻鷹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150余名殘疾人付出了無數的汗水。背后的動力,來自這個年輕團隊心中的動畫夢。

  想要讓動畫片中的花??雌饋砀彳?,讓蒸籠里的包子看起來更有食欲,都離不開渲染這個環節。常青在動畫制作中負責的正是這個部分。1988年出生的常青中學時成績很好,然而16歲那年,一場車禍導致他高位截癱,自此輟學在家。

  看到常青越來越消沉,朋友鼓勵他走出家門。“我在網上看到了鴻鷹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創辦的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后,抱著希望來到了這里。”常青說。

  經過6個月的學習,常青加入了公司,并參與到《花千谷之花魂之路》的制作團隊中。由于身體原因,對常青來說,速度較慢是他最需要克服的困難。“我不能向困難認輸,這個平臺來之不易。雖然常常練習到很晚,但很充實。”常青說。

  渲染的上一個環節是著色,這是胡月的工作。這個1998年出生的小姑娘,初中畢業后曾做過服務員,但因為聽力和語言障礙,難以適應工作。“殘聯的老師推薦我到這里培訓,課程是動漫制作,我非常感興趣。”胡月說。

  需要胡月著色的動畫模型,則是由李彥增完成的,他與胡月、常青一起組成了默契的動畫制作“鐵三角”。

  因為小腦方面的問題,李彥增的四肢不靈活。他曾到100多家公司求職,卻屢屢碰壁。參與制作電影,并看到電影最終上線,讓他改變了許多,“我收獲了很多愛,現在我想幫助更多的殘疾人,給他們鼓勵。”李彥增說。

  讓常青、胡月、李彥增等100多名殘障人士匯集在一起的人叫王磊。“殘疾人最需要的不是同情和憐憫,而是一個平等參與競爭的機會。給他們一個平臺,讓他們有尊嚴地去追求夢想。”王磊說。

  之所以能感同身受,是因為今年52歲的王磊也是一名殘疾人。“我1歲時得了小兒麻痹。在那個年代,考大學對我來說很難,我就嘗試自己創業。”王磊說。

  然而,就在王磊的事業剛剛起步的時候,他兩歲的兒子被診斷為孤獨癥。“無論如何,我是個父親,必須承擔起這份責任。我不可能陪他一輩子,他需要獨立生活。”王磊發現兒子對動畫很感興趣,就想為他找一家相關機構學習,讓他慢慢融入社會。

  但這并不容易。在找尋的過程中,王磊想到可以嘗試做一部由殘疾人參與的動畫電影,不僅能幫兒子圓夢,還能帶動更多殘疾人從事電影創作。

  2014年,王磊在西安雁塔區成立了西安鴻鷹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創建了殘疾人和健全人相融合的制作團隊,大家相互支持,一起完成項目。“劇本、人物形象、音樂都是團隊商量著完成的,尤其是劇本,前后改了100多遍。”王磊說。

  大多數殘疾人并沒有經過專業培訓,直接上手進行動畫制作并不容易。2017年,在陜西各級殘聯的幫助下,王磊成立了鴻鷹職業技能培訓學校。

  最終,動畫電影的制作團隊達到了近300人,殘疾人占了一半多。5年多的時間里,王磊像是這個大家庭的“家長”,帶領大家一起“闖關”。如今,終于瓜熟蒂落。

  “對殘疾人而言,高質量的工作并非單純以收入多少來定論,更多的是他們是否可以通過這個崗位找到自信和未來發展的路。”王磊說。

  從自身經歷以及和殘疾人接觸的過程中,王磊認識到,找回自信是殘疾人實現夢想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電影上線了,但在王磊看來,票房高低、叫不叫座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更看重的是這個150多人的殘疾人團隊創作了他們的第一部完整的作品,這就像一粒粒種子,已經開始破土萌芽。

  “每個人都有夢想,我也有,我的理想是拍電影。”看著兒子一筆一畫寫下自己的夢想,王磊笑了。

  如今,李彥增的夢想成真了,胡月也從工作的滿足感中收獲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心,常青更時常感謝那個曾經鼓足勇氣邁出家門的自己。“殘疾人需要融入社會,站在陽光下的感覺,很暖。”常青說。

  如今,鴻鷹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已培訓300多名殘疾人學員,就業率達70%,他們就職于動畫制作、平面設計、編程、自媒體等多種行業。2019年,西安鴻鷹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也被中國殘聯確定為首批“殘疾人文化創意產業基地”。

  “近年來,我國殘疾人的就業規模和就業服務都取得很大進展。”王磊說:“希望各行業都能為殘疾人提供更多、更豐富的就業機會。”

夜夜高潮夜夜爽高清完整版1